案例中心
客户见证
人类与新冠病毒之战将持续5年,受害者可能将达数亿人
来源:全球创新发展网 | 作者:李宗发 | 发布时间: 421天前 | 2159 次浏览 | 分享到:

人类与新冠病毒之战将持续5年,受害者可能将达数亿人

作者:李宗发

 

  


    新型冠状病毒与人类的战争,可以一开始就被控制住。然而人类各国的各行其是,特别是个别重要国家政府的愚蠢,使得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很快突破1000万。在2020年4月3日全球新冠病毒达到100万时笔者就警告,这是人类21世纪对抗病毒的全球战争,100万只是新的序幕,只有在全球共同努力下,新冠病毒对人类的传染危害才可能止于1000万以下。 然而,才短短86天,2020年6月28日新冠病毒对人类的传染就轻松突破1000万,致死50万,远胜过20世纪人类之间的两次世界大战致伤致亡的速度。在新冠病毒对人类的传染突破1000万、致死50万之际,我们对于这场战争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如果还不团结,统一行动,坚决抗疫,1000万只是一个更加庞大的传染基数,新冠病毒对人类的传染将持续3年以上,甚至5年,受害者达10亿以上绝不是不可能。

    一、美国“甲流”与美国迟延的检测

    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这是全球很关注的问题。我们一切都要从科学的角度去寻找。

    首先,全球的新冠病毒分为A型,和演化出的B型、C型。来自英国剑桥大学麦克唐纳考古研究所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在国际权威期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发表文章《新冠病毒基因组系统进化网络分析》,研究发现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病毒可划分三种类型,且在美国大量流行的是“原始类型”A型。根据基因检测,中国、日本、韩国等为B型,欧洲的为C型,澳大利亚与美国的一样都是A型。A型病毒与蝙蝠及穿山甲体内发现的冠状病毒最为接近,因此被研究人员称为“原始类型”。按照血缘关系,B由A变异而来。因此新冠病毒不可能起源于中国、日本、韩国。

    其次,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生化实验室人为制造,还是来源于大自然的动物传染。 起初有很多猜测,认为是美国生化实验泄漏造成,而且有很多证据表明,美国生化实验室一直在做病毒战研究,其在全球有许多生化实验室,其本土的德特里克堡陆军生物研究所于2019年7月突然关闭,许多人认为就是新冠病毒泄漏,所以9月份所谓美国“甲流”爆发,实际上就是新冠病毒,而作为总统的特朗普早收到美国这一最高机秘报告,因此不许检测,2019年11月份借世界军人运动会在中国武汉召开的机会,派携带有新冠病毒的军人作为运动员来中国参加运动会,将病毒传染给中国,所以2019年12月中国武汉的医生们发现一种不明肺炎,传染性极强。在中国1月份正式确认这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时,美国特朗普竟然立即对中国关闭国门,反应之迅速令人匪夷所思,并且称美国抗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早就启动。没有病毒何来疫苗研发?因此新冠病毒早在美国爆发证据是非常充分的,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Michael Melham)也承认,其在2019年11月在美国参加一次集会后就得了新冠病毒。

     全球很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国务卿蓬佩奥,多次将新冠病毒来源栽赃中国,更好印证了美国在掩盖其对人类犯下的重大犯罪。当然,这种罪是其生化实验室制造病毒并泄漏,还是特朗普本人知道美国已有新型病毒在大规模传播,却为了其再次当选而下令保密,造成大量美国人传染和死亡,后来传染给中国和全世界,历史必然会最终揭秘。

    世界最强大的美国,竟然以各种借口不及早进行病毒检测,而是在全世界都传播再已压不住后才在美国民众中开始有限的检测,但即使是有限的检测,美国的病毒也是全球最多的国家。

    笔者就事论事,客观分析,第一种可能是存在的,即病毒来源于美国生化实验室,但也只是一种猜测,人工制造的可能性相对很小,后来世界卫生组织及科学家们研究认为新冠病毒不是人工制造,来源于动物;第二种可能是美国生化实验室为了研制超级病毒,而收集自然界的新冠病毒,刚收集不久就泄漏,导致2019年9月开始的美国“流感”大爆发和后来中国等全球深受其害。2019年9月份美国爆发的美国“甲流”不全是甲流,而是新冠病毒,特郎普接到绝秘报告后,将其压制下来,推称为甲流,因为这样即可能掩盖许多事实,又可以等哪个不幸的国家被传染后将其栽脏,另一方面推称为美国甲流,又可以将责任推给民主党的前总统奥巴马,因为美国甲流发生于奥巴执政时期。这是一些不良政客不惜民众生死爱用的技俩。

 

    二、从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卡佩蒂峡谷到病毒来源的进一步探讨

    但关于新冠病毒到底来源于哪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澳大利亚。有来自澳大利来亚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讲,2019年澳大利亚9月发生大火,烧毁森林面积58000平方公里,相当于澳大利亚森林总面积的21%,烧死约10亿只动物,使近千万只约75种的澳大利亚蝙蝠失去栖息之所,是自然界一次严重的浩劫。而此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却带着家人跑到美国夏威夷度假,造成火灾更严重。澳大利亚“孤岛”发生严重火灾,澳大利亚上的蝙蝠躲无可躲,大量各种类型的蝙蝠只好蹿进人类村庄与城镇,留下有病毒的唾液、气溶胶、粪便和尸体等,与人类近距离在一起,跨过“卡佩蒂峡谷(Capertee Valley)”,打破了人类与大自然的结界,数量庞大、种类繁多的澳大利亚蝙蝠等野生生物携带的新冠病毒也就传染给了澳大利亚人,为A型。由于当时澳大利亚在南半球正处于热季,炽热的气浪压制了新冠病毒只是在有限的澳大利亚人之间传播,澳大利亚并未对其进行防控和上报世卫组织,而任由澳大利亚人去美国,将病毒传染给美国人,这时候正值美国处于秋季流感高发期,新冠病毒在美国大量传播,因此美国的新冠病毒与澳大利亚完全一致是A型。麦克唐纳考古研究所的文章《新冠病毒基因组系统进化网络分析》研究也惊人地发现,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患者主要感染的是A型病毒,印证了这种分析。后即使是欧洲的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德国等国,也是演化后的C型。2019年11月份美国军人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将病毒传染到中国武汉,由于人种、区域等的差异,A型演变为B型。即新冠病毒如果不是来源于美国实验泄漏的话,最大的可能是来源于澳大利亚。这些都是澳大利亚的重大机秘, 其对美国人民、欧洲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犯下的罪行非常重大,难怪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前急后跳,栽脏中国制造病毒。

    客观地说,病毒来源于澳大利亚是两大可能之一,而且比来源于美国实验室收集病毒不慎泄漏的可能性更大。到底病毒真实来源于哪里,相信将来科学家和历史学家们会揭开真相。

 

    三、极端自由主义祸害人类

    自由是一种好东西,没有谁不需要。但是极端的自由,则是对人类的危害。疫情在全球发现和爆发后, 诸如中国、日本、韩国等儒家文化国家和全球许多文化的国家,都能很好地爱护自己、爱护家人、爱护他人,遵守居家令、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但在美国等竟然有人拒绝戴口罩,不惜为了个人的自由与性格将病毒传染给周围的人,在民间,有人打着自由主义旗帜聚集、示威,拒绝居家隔离,拒绝戴口罩;而在政府层面,有身为一国总统拒绝防疫部门的要求戴口罩,还号召民众拿起枪来要自由。这种人是对人类社会的祸害,官职越高祸害尤烈。人类社会中每个成员必须遵守的原则是个人自由与人类利益兼顾。

 

    四、世界卫生组织,美国要摧毁的方舟上的灯塔

    在古代西方神话里,洪水爆发,淹没大地,大量人被淹死,人类面临灭顶之灾,躲到诺亚方舟上的人得以幸存下来。

    这次新冠病毒传染性极强,只是致死率不高而矣。不排除将来其变异得致死性更强。因此,人类这次面临与洪荒时代的洪水一样。而世界世界卫生组织则是现代全球瘟疫泛滥下方舟上的灯塔,她指示着全球各国更好地团结一致抗疫。

    然而,作为全球第一大国美国,在全人类抗疫的关键时期,却一方面中断对世界卫生组织应缴纳的资金义务,另一方面攻击世界卫生组织,破坏全人类团结抗疫,使病毒疯狂蔓延。

 

    五、特郎普的世界与病毒的世界

     这次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和爆发,是人类面临的重大灾难。因此一国不做好抗疫,不仅仅是对其国民草菅人命,而且必然传染给全球其它国家,是对全人类的危害。因此,对于在全人类抗击病毒上的倒行逆施者,天下可论。

     一个人再无耻,也不要无耻到为了继任总纺而踩着累累白骨,几百万人那不是普通地住院输液,那是肺部永久性的损伤;几十万人死亡,那不是数字,那是几十万曾经鲜活的生命。

    民主,在扭曲的社会并非民主。希特勒用枪逼着全部德国人高喊战争、高喊杀死尤太人了吗?没有。在希特勒蛊惑下,当时无数老百性狂热地在民主地举手,在民主地高喊。因此,不要对美国人民的智力与民主抱太多幻想。

 

    六、战争更惨烈,战鼓却远去,“200诸侯”战旗纷乱无序

    在新冠病毒成功感染人类达1000万,并以新的庞大基数进行下一步更猛烈的传染时,人们却习以为常,全球抗疫的战鼓声正远去,200诸侯战旗纷乱无序。

    在美国,至6月28日时,传染已达260万人,死13万人,是世界上传染人数最多的国家,也是死亡最多的国家。但是美国政府让政客登场,让防疫专家靠边;不惜死更多的人民,也要强行复工和解除居家令;不顾病毒更大规模传染,也要忙于竞选续任总统。6月10日美国杜克大学全球卫生和公共政策教授加文·亚米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全球健康科学研究所荣休教授迪安·贾米森联合撰文,唉叹美国抗击新冠肺炎比中国糟糕100倍。

    在巴西,至5月1日时还是只感染几万人的国家,总统博索纳罗竟然不戴口罩集会,号召支持者抗议各州的居家令,至2020年6月28日时,传染人数已达130万人,紧随美国之后。

    在印度,至6月28日时,传染已达50万人,作为世界拥有13亿庞大人口的第二大人口大国,印度正式沦陷,可怕的大规模灾难正在来临。但是印度政府不是将主要精力、财力和物力用于抗疫,而是穷兵黩武,调集70万大军陈列邻国边境。

    在瑞典,自疫情爆发以来,搞群体免疫,至2020年6月28时,只有1000万人的小国,感染人数已达6万人,死亡5000人。

    在全球,病毒传染更加猛烈,人们对于新冠病毒的增长数字已经麻木,对于病毒的重视正在淡去。

 

    七、凭谁问,疫苗出世天下太平

    何时缚住病毒?许多人寄希望于疫苗问世。笔者持保留态度,疫苗肯定会有重大作用,但要想在全球很快遏制住病毒,不现实。

    首先,利益后面刀光剑影。法国在研发抗新冠病毒疫苗,美国却要首先满足美国需要;美国企图收购德国疫苗研究公司,将疫苗控制在手里,赚全人类的钱。我们别太单纯,在重大利益后面,刀光剑影,有个别不良商人为了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其次,疫苗会存在国际政治化的风险。现在国际风气不正。中国生产的一个小小的口罩也会被一些国家的政客政治化,就别说疫苗了,那可是注进血液里的东西。中国好心贡献于全人类的疫苗,在某些国家一个个体差异出现死亡,中国政治上吃不了兜着走,中国研发、中国制造全部都会背上死人的恶名。因此,中国虽然为了贡献人类努力研发疫苗,并希望将其贡献给全人类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但研发出的疫苗在所有中国人自己身上打上一年半载无问题后再出口更稳妥。而且必须各国签风险告知书,才能出口或赠送,否则那点钱宁愿不赚,那点名宁愿不要。中国要有点法律意识。当然一些正直的国家,中国还是会急人之所急。

    再次,疫苗研发成功,与疫苗生产是两回事,组织供应全球生产所需的原材料、设备等不是三两个月就能做到的。而生产出的疫苗运输到各国,各国再组织全面接种也不是弹指之间的事。从疫功研发成功,到全人类全面种上疫苗至少是两年以上,这还需要良好的风气环境。在有些国家打着自由主义旗帜的人还会拒绝接种。

    最后,不排除病毒变异,原来研发的疫苗无效或部分无效的问题。美国高级医学顾问福奇博士6月28日也说,他将“接受”一种有效率为70%到75%的美国新冠病毒疫苗。

 

    八、两年内不可能结束战争,新冠病毒对人类的传染将持续3年以上,甚至5年,受害者达10亿以上绝不是不可能。

    如上分析,两年内全球不可能结束与新冠病毒的战争,当新冠病毒传染上1000万后,人类与新冠病毒这间已铁定是一场惨烈的持久战。

    毫无疑问,世界第一大强国不可能在2021年1月20日前做出强有力的抗疫措施。美国现任总统这几月的行为已充分告诉全人类,美国不会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花几个月代价将新冠病毒彻底封杀清除。2020年是美国选举年,其更多精力是续任,因此在抗疫上只会栽脏转稼责任。新的总统要在2021年1月20日才能任职。而且未必会出现新的总统来改变局面。因此作为全球最强大的国家美国疫情不可能在2021年3月以前控制住。

    而美国是全球最强大国家,人员与全球各国密集往来,这就会将病毒传播到全球各国,使各国坚辛获得的抗疫成果报废。

    在全人类抗疫战争中,最强大国家倒行逆施,这就造成全球抗疫群龙无首。中国虽然最早为人类发现新冠病毒,并且在突入其来的病毒爆发面前只花了1个月时间就将病毒控制住,2个月时间就将本土病毒基本清除,为人类抗疫赢得了宝贵时间和经验,但是世界风气不正,美国、澳大利亚往中国泼脏水,一些国家的宵小也乘机攻击中国,因此中国很难带领全球抗疫。在各国各行其是下,任何一个国家付出沉重代价抗疫成功,都只会是暂时的。稍有不慎就会被其它国家传染再次爆发。

 

全球新冠病毒传染一览表

时  间

传染人数

所需时间


时  间

传染人数

所需时间

1月19日

100人

——

3月29日

70万人

1天

1月24日

1000人

5天

3月31日

80万人

2天

2月12日

5万人

19天

4月2日

90万人

2天

3月6日

10万人

22天

4月3日

100万人

1天

3月18日

20万人

12天

4月15日

200万人

12天

3月21日

30万人

3天

4月28日

300万人

13天

3月24日

40万人

3天

5月9日

400万人

11天

3月26日

50万人

2天

5月20日

500万人

11天

3月28日

60万人

2天

6月28日

1000万人

38天

 

    从首例确诊到全球确诊数破10万,花了67天;而新冠病毒传染人类从第一个10万到100万人增长90万,花了28天,而从100万到1000万增长900万只花了86天,同样从1000万传染到1亿不会太久,从1亿到10亿也不会花多少时间。除非全人类出现大的转折。但至少目前没有。况且9月后六个月时间里人口最多的北半球将迎来传染病高发季。

 

    九、中国,在诋毁中前行

    田有稗草,争肥争光;路有恶犬,拦路且吠。中国虽然为人类发现新冠病毒,赢得宝贵的时间,无数医生和市民用生命作代价摸索出成功的抗疫经验,还为人类提供最多的抗疫物资,但注定中国要在诋毁中前行,与2200年前秦国面临的各国围攻诋毁毫无二致。不要祈求别人的赞美和友好,唯有花更大努力作好创新提高内功,才能济天下。

    这一场人类与病毒战争的持久性,已成定局。中国应该转换生产模式,将生产上更好地调整适应和满足这场人类抗疫战争的需要。既然是战争,不可能没有损失,诸如门店关门、外贸受阻、国外需求萎缩、企业停产等都是可能的现象,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这需要我们在抗疫战争中学会生存,学会加大创新,学会与各国在抗疫中互利合作,以满足人类抗疫的需要,克服困境,继续发展。

   

 

 

2020年6月29日

 

写于 成都


成功案例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地址:成都市.天府新区天工大道天科创造产业基地1016号、1018号、1020号  

邮箱:2519509200@qq.com

微信号:schdyl

联系人:王小姐

电话:028-83332990